這半年來的日子就像側躺在塔塔米上看小說,看久了,手和腿的皮膚都印著塔塔米的印子。同樣的眼光同樣的壓力,同樣的感傷,種種固定的壓著,壓在同一個地方。小說看久了該動一動,腳都快麻了。管他旅行要怎樣豐富,只要醒來的時候不能看到自己的床,不是自己的房間。

pyhsu5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