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的意義就是在創造事件發生的機會,引發自己去回想生活看似瑣碎卻又重要的東西,旅行的意義就像在做脊椎矯正,解除或紓緩長時間來身體的痠痛。導正自己回到正確路上,恢復生活元氣。

11292008419.jpg

(pic : 名建築師 Frank Lloyd Wright 後院的雕像)

繼續,隔天下午又回到芝加哥,原本晚餐要去吃老四川,但王平說不如第一天火鍋繼續吃,其實還真是個好主意ㄟ,輕鬆又自在。我的一個朋友加入我們火鍋陣,不幸的,他得目睹老大不小的男生非常幼稚的行為和對話。還好有老朱維持著形象,拿出高級清酒來降低不適的行為,但仍然爆發警棍事件:
我:XXX...喝酒就喝酒,誰准你鬼叫
王:你們民進黨講話都這麼粗魯嗎?(我知道他想要跟我來一段類似全民大悶鍋)
我:你們國民黨不給人掛國旗,有警棍打人比較厲害是吧
王:教你們不准掛就不准掛
我:好啦  那我掛五星旗可不可以
王:可以
我:掛你內褲啦
王:你這老百姓,你不知道現在要親共嗎?
那個白癡王,就去拿網球拍要來打人...
我說你拿網球拍幹嘛? 王說這是警棍.....要來打老百姓
我得握住這網球拍,我知道王真的會打下去,

然後就看到兩個男人在那邊搶球拍.....只聽到王在那說:逆賊你敢搶我警棍.....
(無言  我有朋友在  不陪你神經病)
只見我朋友無奈微笑,幫我們倒酒.....
事後我那朋友問我,"你們都是怎樣長大變成這樣的?原來你們都是這樣玩的"。對阿,是怎麼長大的,我一時也沒頭緒,我只知道我當時憨憨的,這倒是引發我好奇國中當時情形,我明天可以好好和老朱聊聊。但不同環境下長大,形成了小型文化,我們的這個文化刻寫著,朋友要嚴格的有情有義,認同路邊攤才是極品,鄉土的幽默方式等等。所以當我們面對不熟的人,即有面對不同文化的可能,總有些喜歡有些不喜歡,但不用怕不被認同也不用一開始就否定別人,放開心去相處,就能看到和學到更多。

載我朋友會去之後,我們都覺得我們旅行結束了,隔天一早王平飛回北卡,我則和老朱繼續到oak park喝咖啡。我開始和他聊國中的事,我和他國中時候是很不熟的,甚至當時我和一個女生手握手被他們那一群看到,還想揍我。我問他當時對我印象如何,他說,就是常常跟功課好的人在一起。(沒辦法,老師安排我的位置剛好被成績好的人包圍)。於是我們聊到國中教育,老師很現實,功課好就是甚麼都好,功課不好就甚麼都不好,老實說真的有差別待遇。他還說到,有一次一個功課好女生(還看,就是你龜先人)轉頭跟他講話,老朱只是轉頭過去看他,老師聽到有聲音,轉頭看到老朱,就叫他出去外面罰站。聽了兩個都哈哈大笑。他也指出,有些同學從"次級"班轉來的,當時很痛苦很沒自信,對於學習不好的學生,老師又做到了甚麼引發,做到了甚麼鼓勵。話說回來,我們現在有能力去引發別人學習興趣和鼓勵別人嗎?他也說到當時好像因為我哥在學校功課好的太出名,我好像因此壓力大,我很驚訝他為啥會這樣想,他說"每個老師念我的名字,下一句就是",XX育是你哥哥喔。"我就在想,老師安排功課好的學生坐我旁邊會不會也是受我哥影響,認為我也是好學生。不過說實在,我當時並沒有想這麼多,我聽到老師這樣講心裡只是高興的想"對阿,他是我哥哥。"但也許當時我其實壓力大,只是我自己沒有查覺而已。自己的眼睛大部分只是看著別人,而別人的眼睛看到自己的畫面是自己無法取得的。問老朱還有啥印象,他說就是愛搞笑,沒了,哇ㄌㄟ,還真是不熟阿!@!
不熟就不熟,至少現在比較熟了,很多觀念都很一致,與其說這一趟認識新朋友,不如說舊識新知。原來,老朱是個很細心的人,有品味顧家,很有責任感,煮東西到洗碗,凡事必躬。從家裡廚房擺放與其對於物品的熟悉度,可知在持家上很有組織性,這點和魏助很像。平常對人誠懇比較正經,熟了其實也是很會機車人,相處起來真是他媽的典型獅子座。沒辦法,我認識太多獅子座,就是有一些宏偉壯麗的堅持。不過他對很多事情是正面且積極的。老朱聆聽能力和耐心是我自嘆不如的,雖然回應時獅子個性會跑出來,但他是很專心想你說的話的。之後我和他聊很多國中時八卦,很多事情有了串連,哈哈。也彼此交換了一些學術上的心得。也感謝老友有意氣的陪我去吃老四川,吃辣你就不行啦,瞧你吃得快虛脫,辣妹你就吃,切!!

是阿,看看別人想想自己,老朱身上是蠻多可以學習的。也許研究上和生活上有些事情卡住,不得其門而入,就是需要自己做些改變的時候了,態度上也許失去耐心也失去積極,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。說穿了就是要有毅力,這不只是瑣碎的訓示而已嗎?
旅行的意義就是在創造是件發生的機會,引發自己去回想生活上看似瑣碎卻又重要的東西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yhsu5168 的頭像
pyhsu5168

三口人生

pyhsu5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